纽约华埠百年枪店受疫情影响关门 华裔经理忆往昔

纽约华埠百年枪店受疫情影响关门 华裔经理忆往昔
我国侨网5月21日电 近来,美国《世界日报》刊登文章,介绍了纽约华埠一家具有百年前史的枪店,因新冠肺炎疫情不得不关门的故事。  文章摘编如下:  在纽约曼哈顿华埠,有一家特别的店肆——乔维诺枪店(John Jovino Gun Shop),它是纽约前史最长、名声最响的枪店。  “枪不杀人,人杀人。”这是店司理古角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也是他对枪械违法的情绪,终身与枪打交道的他,现在因新冠疫情影响,不得不亲手拉上格兰街183号的大门。而来纽约还不满两年的我,则亲眼见证了这个百年枪店摘牌熄灯的最终一天。  1906年,意大利人乔维诺创办了该店,1911年转卖给因佩罗托宗族,仍沿用旧名。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,乔维诺一向高居全世界枪枝销售量第一,美国枪枝杂志曾多次在封面报道乔维诺枪店的成绩,而接手该店整整25年的司理古角,却是上个世纪70年代从上海来美的华人。  华人青年初到纽约———笔杆子摇得,枪杆子握得  古角来美国前,是英文报纸“我国日报”在上海的发行部助理,而古角在纽约的第一份作业是一家华文报社的记者。  80年代至90年代华埠帮派盛行,在一次采访中古角与枪店老板佩罗托结识,佩罗托对这个华人青年产生了好感。意大利人一般不太信任外人,佩罗托曾多次私自打听古角,坚信他就事能力强,廉洁忠实,才把商铺在1995年4月正式托付给他。  “在纽约这个三教九流聚集的大码头,运营枪店这种特别职业,没有特别的本事就难以生计,在任何时候,都要遵从年代的游戏规则。”古角说。  枪抵胸口临危不乱,别因黄皮肤而轻看我  现在76岁的古角说话仍旧底气十足,他翻出从前不少旧档案,回想正当年的峥嵘岁月;说起最近因疫情下针对亚裔的仇视违法,古角说:“华人是有时令的,而在前史的激流中咱们历来都是不易的,身在异乡,只需自己给自己争口气,拿出情绪,才干站稳脚跟。”古角和他随身佩带的短枪。 (图片来历:美国《世界日报》/张晨 摄)  古角笑谈,在运营店肆的25年中,什么“我国人滚回老家”、“黄皮肤杂种”等他听了不下百遍;但纵使这样,即便枪抵胸口,他照样和暴徒说,“开枪打死我你就有钱拿了。”  “族裔是我无法改动的,是先天的,已然无法改动,就要拿出应有的情绪,这是后天的,而不论做人、干事,我一向都据守准则,不越线,也不让别人越线。”他说,卧榻之上,不容别人熟睡。  现在在纽约市,死于枪口之下的人不在少数。古角说“枪不杀人,人杀人;假设让枪落到不法之人手中,我就会坐牢的。”  发作涉枪违法时,全美枪支追寻中心可以从现场的蛛丝马迹中判别枪支的序列号。不只每枝枪都独有枪号,且其膛线也各异,发射后会在弹壳上留下共同纹理,警方只需寻根溯源便很快可以追查出枪支挂号主人和所购店肆。  古角说,形成涉枪违法的是人,而不是枪械自身,不少购枪者把枪支视为“诚笃老百姓抵挡社会违法的最终一道防地。”  期望与不舍,疫情无法关店,见证华埠兴衰  5月19日是枪店拆牌熄灯的最终一天,大门打开,这是以往绝不或许见到的场景;古角的短枪仍旧别在腰间,但手中常握着的对讲机却不见了。  “我刚刚还给五分局了。”他大手一挥,平常店里的报警体系直通警局,若有案子发作,则会立马告诉警方。  一个年青女孩坐在店中,古角从口袋里拿出枪店独有的文化衫给她,攀谈中得知,这个出生在加州的我国台湾女孩在一年前来到纽约攻读博士,在交际媒体上看到了这个百年枪店行将关门,就赶在最终一天前来购买T恤留作留念。华裔顾客赶在最终一天购买留念T恤。(图片来历:美国《世界日报》/张晨 摄)  看着店内是还未清空的纸箱,古角满眼不舍,“我今后应该都不会到华埠来了。”攀谈中,顾客的电话仍旧川流不息,问询买枪事宜,而古角逐个解说说店肆现已中止经营,而电话那头也是阵阵唏嘘。  2003年古角带着300支枪搬到了格兰街183号的新址,而没想到这里是枪店的最终一站;居家令期间,每个月两万美金的店租让古角捉襟见肘,本想着今年年底退休的他,不得不让方案提早。  当他回望这25年所阅历的种种时,古角说“我是个走运的人,一辈子还算顺风顺水。”  他说,“我终身都在测验中探索时机,磨难会让一个人越挫越勇,而这种勇并非匹夫之勇,而是大敌当前的临危不乱,这种信仰给我期望,也一向带我前行。(张晨)